易看小說 > 其他小說 > 畫春嬌 > 正文 第146章 奸細
    要找奸夫自然也是找得到的,但卻需要費一點功夫。

    前世,李家也還是知道了寶貝孫子非自己的種,只不過,那是陳王登基之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李大公子多年來膝下唯獨只有一子,一直引以為遺憾,想要廣播子孫,便只能先請了太醫調養身子。

    那年太醫院新進了一位擅長男科的太醫,便替李大公子診治。

    沒想到居然發現李大公子的子孫根有些不對,細問之下,原來他年幼時曾墜馬落入懸崖,恐怕是那時候傷到了命根子。

    仔細檢查過后,太醫認定李大公子無法生育。

    那這膝下的寶貝疙瘩來歷就有些不對了。

    李大公子連夜將外室捆了起來,那女子這才承認,當初和李大公子在一起時,還和別的男子有來往,這孩子越張越不像李大公子,她心里也是有察覺的。

    被戴了綠帽且不說,喜當爹了那么多年,李大公子的憤怒之心,幾乎要沖破天際了。

    這外室被他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正也想要將兒子也打死時,李丞相夫人說道,“家丑不可外揚。我們家如今那么受到矚目,他若是突然死了,必定會有人仔細追查原因,到時候丟臉的也還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李大公子思來想去,便留了那孩子一命,只不過遠遠地將人打發去了軍營。

    薛琬對李家的事特別上心,所以記得這一出。

    仔細回想推敲的話,當然可以找到那個奸夫,可是就算找到了人,人也未必愿意承認此事,倒遠不如李大公子不能生育的消息來得簡單有效直接,并且奪人眼球。

    薛琬前世在千機司,曾審問過最威武不屈的敵國將士,也從最加狡詐多端的奸細口中撬出情報。

    她知道,要想要摧毀一個人,就要從他最在意的地方開始做起。

    李大公子身為李丞相的長子,人生與仕途都是一帆風順的,從來都沒有遇到過坎坷。

    若非說有,那就是他的妻子,并不是他喜愛的模樣。

    可這并不妨礙他在外頭置辦外室,供養自己喜歡的女人,甚至生兒育女。

    甚至,他只要愿意給外面的女人一個名分,抱著自己的兒子回府,就能逼得正妻乖乖地懸梁自盡,一點功夫都不費,就解決了棘手的難題。

    李大公子的日子,過得實在是太順利了。

    所以,薛琬才要魏玳瑁先將李大公子的兒子不是親生的這一說傳揚出去。

    那樣珍貴的兒子,居然是別人的。

    這對李大公子的打擊必定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但這還不夠,必須要將他不育的消息傳出,在輿論而言,一個男人生不出孩子,并不比女人無法生育要更讓人同情。

    李大公子順利慣了,自然也十分愛面子,而這消息,定然可以擊潰他的信心。

    薛琬笑了笑,“是啊,令姐嫁過去數年沒有身孕,曾因此遭受多少嘲諷譏笑,被丈夫冷落,被婆婆輕視。”

    她頓了頓,“可是這根本就不是她的問題呢,如此,也好給令姐多年來的委屈一個正名。”

    魏玳瑁的眼眶微微泛紅,“多謝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沒有問薛琬是怎么知道李大公子這些隱秘的,畢竟,看李家的態度,恐怕連李家人自己都不曉得,原來李大公子是不育的。

    沒什么好問的。

    每個人都有不想讓別人知道的秘密,她也有。

    只要李大公子能夠徹底倒霉,也就算是給姐姐報仇了,結果滿意,還需要知道那么多細節做什么?

    薛琬便又在魏玳瑁耳邊耳語一陣,這才笑著說道,“李丞相一直都在眾人面前表現他的公正嚴明,所以,事情一旦鬧大,他是不可能為了保全長子而丟掉自己塑造了幾十年的名聲的。”

    她頓了頓,“所謂割肉止損。李大公子就是那塊爛掉了的腐肉,哪怕割掉了很疼,但李丞相為了整個李家的前程,必定會大義滅親的。”

    李丞相還等著將自己的寶貝女兒送上皇后寶座,他還希望能夠借著家中出了一位皇后,而得到滿門蔭封。

    哪怕只有三代的爵位,但也比什么都沒有要強上不少。

    至少,他的孫子還能享受一生爵祿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丟了大臉的長子,實在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何況他還有一個更加出色的幼子李舒澤。

    魏玳瑁居然小聲問道,“那孩子會怎么樣?”

    雖然想要報仇的心是那樣迫切,但她也不愿意無辜的孩子受到傷害。

    是,她是討厭那孩子的出現逼死了她姐姐,可若是她這么做,逼死了那個孩子,那又與李大公子這樣的人有什么區別呢?

    薛琬沖她笑笑,“你放心,那孩子不會有性命之憂。”

    她接著說,“事情鬧得越大,這孩子就越安全。若是李家將那孩子弄死了,豈不是在自己宣告眾人那孩子不是自己家的種嗎?”

    魏玳瑁這菜放心,她急于實施,便火急火燎地告辭了。

    人才剛走不遠,下一刻,就有個細眉細眼的丫頭被小花拎著進了屋。

    小花氣呼呼地說,“小姐,我抓到個奸細。”

    她嘰嘰喳喳地叫,“我說呢,怎么望月閣突然來了個面生的丫頭連我都不認識。不應該啊,咱們這里的丫頭不多,再說每個月的月例錢都是我經手的,我也沒有見過這人啊!”

    奸細?

    薛琬抬頭看去,覺得這小丫頭有些眼熟,“你是八妹院子里的人?”

    小丫頭連忙垂下頭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但不說話不代表就可以抵賴啊,薛琬笑了起來,“薛璃最喜歡紅色,她院子里的丫頭每個人都在發髻上系一根紅繩,你當奸細都這么不上心點,連紅繩都沒有解下來呢!”

    她頓了頓,“說罷,薛璃派你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小丫頭聞言忽然哭了起來,“七小姐饒命,求七小姐饒命!”

    她跪倒在地,“八小姐聽說魏家五小姐來了,就讓我過來聽壁角,我這剛到,就給抓了起來,什么都沒有聽到。”

    小丫頭忽然磕起頭來,“若是八小姐曉得我非但沒聽成,還給七小姐抓了起來,一定要罵我成事不足敗事有余,會狠狠抽我鞭子的!”

    她哭得很是傷心,“春暉姐姐就是這樣被打瘸了腿的,我不要,我不要當瘸子。求七小姐饒命放了我這一回吧!”

    -- 上拉加載下一章 s -->
    (www.gvykda.live = 易看小說)
熊猫vs山羊救援彩金